繁商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繁商小說 > 七零全能美人,撩得軍官寵上天 > 第149章 這是什麼神仙日子

第149章 這是什麼神仙日子

些人。李安康沒辦法和王春霞解釋為什麼,隻能板著臉故意胡說八道。“我說不行就不行,剛到這邊來就敢上山抓魚,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。而且以後還未必能和齊副營長結婚,以後少和她交往,尤其是談論部隊的事。”這下王春霞不幹了。她虎著臉直接將手裡端著的魚湯倒回鍋裡,將碗往灶臺上一丟。轉身將趴在門口看的兩個孩子推回房間關上門,回身指著李安康的鼻子就開始發上飆。“上山怎麼了?上山惹到你們誰了!我要和誰交往怎麼地還要你...自從上次跑了一趟31團沒給他累死後,沈浩宇就也搞了一輛腳踏車回來。

有代步工具不用還靠兩條腿折騰,不是傻嗎?

而且有輛車,照顧老師也會更方便。

扶著腳踏車車把,沈浩宇笑著回:“我看你紙條上寫著晚上吃全豬宴,肯定還叫了侯麗萍和王朝輝吧?我想著你做飯分不開身,就尋思跑一趟叫他們一聲。”

經常到路蔓蔓這邊吃飯,沈浩宇和侯麗萍還有王朝輝的關係也變得近了不少。

私下裡互相稱呼也都不同誌來同誌去的了,都直接稱呼名字。

路蔓蔓笑了:“那就辛苦了,告訴他們晚上老時間開飯。”

“得嘞!”

沈浩宇笑著騎車下了山,去找侯麗萍他們去了。

路嚮明看著沈浩宇離開,目光往山上高建林住的方向張望了眼。

幽幽嘆了口氣。

高階知識分子……唉。

路蔓蔓繼續處理豬肉。

全豬宴,有很多菜都很出名,是家喻戶曉的美食。

隻是這是頭野豬,很多菜做出來和家豬做出來的口感沒得比,而且時間也來不及,所以很多菜都被她剔除了選單。

不過就算如此,這頓全豬宴的選單依舊足夠他們這些人大飽口福了。

頭上的舌頭、耳朵滷了,清蒸蘸蒜醬弄了兩樣,這就是四道菜。

豬肝、豬腰爆炒,又是兩道菜。

爆炒個大腸,蒸個豬血,排骨和土豆紅燒,大腿骨熬湯。

摘幾顆小辣椒炒個小炒肉,做個水煮肉片。

一桌簡單卻香掉人舌頭的全豬宴就算成了。

路蔓蔓一個人像個小陀螺似的,灶房內外來來回回的轉著圈。

路嚮明也沒閒著,主動攬過去洗菜、切菜、遞調料的工作。

路蔓蔓一個人忙也確實忙不過來,就將切菜的工作交給他去處理了。

他上陣殺敵拚刺刀的挺厲害的,切菜的刀工就不怎麼樣了。

但好在就是家裡朋友吃頓飯,也不需要什麼刀工,能把菜切明白就行,不講究什麼薄厚均勻。

有他幫忙,確實快了不少。

路蔓蔓甚至還能抽空搞一下“飛龍人參湯”。

小蒼跟著她這麼久了也才抓回來一隻榛雞,足以見得這玩意有多不好抓,就連蒼鷹都不好得手。

好不容易搞來的極品美味,不得好好研究一下怎麼做才能做到最好,才能不辜負這道美食嗎?

之前她沒吃過甚至沒見過榛雞,但這不妨礙她根據之前的經驗“自主研發”。

起碼鴿子湯她還是燉過的。

這玩意和鴿子大小差不多,就當個鴿子燉應該沒錯。

用燒開的水將榛雞褪好毛,路蔓蔓將榛雞放入滾水裡過一下,將血水都過出撈起來沖洗乾淨。

然後取了之前那根“大蘿蔔”人參被她不小心弄斷的幾根主須出來,清洗乾淨和除了血水的榛雞一起放入鍋裡。

再加幾片薑片,添水開始燉煮。

為了保持榛雞原本的鮮香,除了鹽,她沒有選擇再放其他的調味料。

就這樣小火一直燉著,直到侯麗萍和王朝輝從山下上來。

“哇~蔓蔓!沈浩宇說你弄到了一整頭野豬啊!那可是一整頭野豬啊!也太厲害了吧!”

侯麗萍人沒至聲先到。

她從小也是被家人捧在掌心上長大的,性格其實非常活潑開朗。

隻是因為之前家裡突逢大變,周圍人心險惡才讓她變得渾身都是刺,逮誰紮誰隻為自保。

遇到路蔓蔓後,帶頭挑事的人被趕走了,沒有人故意針對她的身份說事,身邊還有了個好朋友。

沒事還能跟著好朋友吃香的喝辣的,小日子過得美滋滋的,她活潑開朗的那一麵就又重見天日了。

吃飯的人越來越多,屋子裡已經放不下。

好在今天天氣好,路蔓蔓乾脆直接將飯桌支到了院子裡。

侯麗萍驚歎著靠近時,她正在炒小炒肉。

“麗萍,王隊長你們來得正好,幫我把凳子拎出來,我倒不出手了。”

她回頭喊侯麗萍去旁邊的小倉房拿凳子。

“哎,好嘞!”

侯麗萍立刻應聲歡快的往院子旁的小倉房跑去。

同樣都是自小被家裡人捧在掌心上長大的,侯麗萍就沒長偏。

她雖然也有自小養尊處優培養出來的高傲,卻不會對所有人都展露她的高傲。

相反,她的天性率真可愛,很討人喜歡。

王朝輝跟在侯麗萍後麵才進院子,就見她像隻小燕子似的又飛向了小倉房,無奈的搖搖頭,也跟了過去。

這一路上,他就沒跟上過侯麗萍的腳步,太能跑了。

跑向小倉房,侯麗萍和在倉房拿凳子出來的路嚮明碰了個正著。

“路叔叔晚上好,凳子我來拿就好,您歇著。”

見到提著凳子出來的路嚮明,侯麗萍立刻收斂興奮的模樣,規規矩矩的問了聲好,作勢就要從他手裡接過凳子。

她不知道路嚮明是少將,也不知道路蔓蔓和路嚮明之間還有那麼多的糾葛。

在她看來,路嚮明是路蔓蔓的爸爸,是長輩,她作為晚輩太過咋呼是件很失禮的事,不應該這樣做。

但路嚮明卻不這麼想。

他沒覺得侯麗萍這樣不好,相反還覺得這樣開懷大笑的侯麗萍很可愛,讓他看著很舒心。

將凳子舉高了些避過侯麗萍伸過來的手,路嚮明看著過來也準備搬凳子的侯麗萍和王朝輝兩個人笑著說:“這兩個我來拿,其他的就麻煩你們了。”

“哎,好的!”

“沒問題。”

侯麗萍連忙應聲,和王朝輝去小倉房裡也拎了凳子出來。

每人拎兩個凳子,剛剛好夠用。

他們忙活擺凳子時,沈浩宇和高建林也過來了。

沈浩宇手上還拎著兩瓶酒,進來就笑著說:“全豬宴怎麼能沒有酒?我今天去供銷社買了兩瓶回來,大家待會兒都喝一點。”

侯麗萍對沈浩宇比了個大拇指:“我就隻帶著肚子來吃了,還是你想得周到啊!”

院子裡一片歡聲笑語,路蔓蔓那邊也將最後一“飛龍人參湯”起了鍋。

頓時一股濃鬱的香氣瀰漫出來,引得大家不約而同伸長了脖子,用力嗅聞了幾下。

“好香啊!”

路蔓蔓將湯盛出來端上桌,大手一揮。

“開飯!”

一群人笑著拿起筷子,享受著大餐。

山路上,知青點的孔坤帶著幾個人沿著山路上山,也被這股香氣驚動了。

“我去,這山上過的是什麼神仙日子啊?也太讓人眼饞了吧!”,齊修遠的心情有些沉重。他看不懂沈浩宇對路蔓蔓是個什麼心思,是不是也對她有想法。可就算沒有,他又要如何挽回她的心?齊修遠呆呆的站在原地,思緒猶如一團亂麻。沈浩宇回頭掃了眼木屋旁的齊修遠,回頭笑著問:“最近總能看到齊副營長過來,你們倆之前……在談戀愛?”路蔓蔓轉頭看了眼沈浩宇,麵色冷淡。沈浩宇愣了愣。路蔓蔓不像他,對人客氣都套著一層虛假。除非對方不懷好意,不然她待人真誠,不斤斤計較也很樂於助人。善良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