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商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繁商小說 > 七零全能美人,撩得軍官寵上天 > 第148章 以後,該發瘋時就發瘋

第148章 以後,該發瘋時就發瘋

信也都要經過嚴密的篩查,才能到對方手上。一個月前,兩家準備談婚論嫁剛互通了兩家孩子最近的照片,卻突然聯絡不上人了。直到昨天路嚮明他們的身體狀況好轉,不再那麼嚴格的封鎖訊息,齊振國這才知道他們出了事,之前差點人都沒了。怪不得兩個月前老路著急忙慌想要將路蔓蔓的婚事給定下來,原來是知道自己可能挺不過去,這纔想要提前安排好孩子的未來。齊振國走到床邊,陳誌聖順勢起身給他讓位,好讓他坐下聊。“齊軍長你坐,我去...路蔓蔓對著腳旁的鳥正驚疑不定,不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她想的那個牢底坐穿鳥時,一旁的路嚮明捧著搪瓷杯走過來了。

“哎?這個是……”

看了眼地上的鳥驚訝了瞬,連忙蹲下翻動了兩下確認了他的猜測。

“這是飛龍啊!哎呀,飛龍這玩意可不好抓,你這鷹著實厲害。”

飛龍是一種鳥的名字,學名是榛雞,這隻就是北省這一帶特產並且頗負盛名的花尾榛雞。

花尾榛雞的肉質細膩鮮美,在古時是作為貢品呈給皇族享用的。“天上龍肉,地上驢肉”裡麵的“龍肉”說的就是榛雞。

不過榛雞好吃卻難抓。

它一身棕黃色的羽毛,藏在樹叢間,人幾乎難以發現。

再加上它非常機警,一群結伴在林間覓食,稍有風吹草動就立刻飛走,想抓它們就更是難上加難。

路嚮明也是在潮顯戰場上碰巧才抓到過那麼一隻。

當時環境太艱苦,什麼佐料也沒有。那隻榛雞被他們隻是用雪水煮熟了大家都分著喝口湯吃點肉沫,卻依舊鮮得他們就連舌頭都快吞掉了。

到現在看到這隻榛雞,他口中就再次縈繞上那種柔嫩細滑的感覺,令他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。

“真的是飛龍啊。”

聽到路嚮明的話,路蔓蔓驚奇的蹲下身將榛雞撿起來,提在手中左右看了看。

這東西長得就像還沒長大的小母雞,就連大小也差不多,不過花紋比小母雞複雜,看起來還挺好看。

提著榛雞左右看了兩圈,路蔓蔓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,轉身走向灶房。

“今天晚上加菜,燉雞湯!”

感謝現在還沒立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,讓她可以嚐到這種頗負盛名的“龍肉”。

提著榛雞走向灶房,路蔓蔓打了一壺水坐在火爐上,準備待會兒用來褪毛。

坐上水,她轉身進屋在一個筆記本上寫了一段話撕下來,對屁顛顛跟過來的黑炭招了招手。

“去山上,把紙條交給高老師,請他下來吃飯。”

往常叫人吃飯的活都是小蒼去幹,不過剛剛它抓了飛龍有功,就讓黑炭跑一趟吧。

將野豬肉放在灶房也跟過來的路嚮明,見到路蔓蔓準備讓黑炭去找人,連忙道:“是去通知山上的高老師吧?我去一趟吧。”

他好賴是個人,說話總比讓隻狼叼著紙條來得方便和清楚些。

“不用,讓它跑就行,高老師都習慣了。”

路蔓蔓擺了擺手,將紙條折吧折吧塞進黑炭的嘴裡,讓它叼著一個角,拍了拍它的頭。

“去吧。”

得到指令,黑炭叼著紙條立刻轉身跑出房門,上山去了。

送走黑炭,路蔓蔓走到灶房洗了手,開始處理野豬肉。

路嚮明站在灶房門口,看著跑出小院後,一溜煙鑽進樹叢裡不見影的黑炭,讚歎:“你這兩隻小東西可真沒白養,太聰明瞭,它們倆的後代估計也不能差。”

說到這,路嚮明忽然轉向路蔓蔓笑著提議。

“鷹不好弄,但是狗還是好搞的。不然等過幾個月黑炭長大,我去搞一隻母狼犬回來和它配一窩,生出來的可就是真狼犬了,訓練下當個軍犬都綽綽有餘了。”

黑炭這麼好的基因不留下來多可惜。

它留下的子孫後代,送去軍營絕對是萬裡挑一的好軍犬,在戰場上一定可以發揮不小的作用。

要說路嚮明到底還是軍人,到什麼時候腦子裡想的也都是軍隊那點事。

隻可惜他的這點想法,被路蔓蔓駁回了。

“別找母犬,用不著。”

路嚮明臉上的笑容頓住,立刻收斂高漲的情緒連忙沒道歉:“對不住,是我太興奮了。”

路嚮明滿心懊惱。

狼是她的狼,要不要配種也是她可以決定的事,他怎麼就能替她做決定的?

路嚮明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了。

剛和蔓蔓關係有所緩解,就開始得意忘形,真是沒腦子。

路蔓蔓看著再次恢復拘謹的路嚮明,甚至有些不安的路嚮明嘆口氣。

她是沒想認回他做爸爸,但也沒想和他當仇人。

剛剛那種朋友的相處方式就挺好的,倒也沒必要因為她一句話就這麼小心翼翼。

路蔓蔓收回看向路嚮明的視線,垂頭一邊切肉一邊解釋。

“不讓你去找母犬,真的是因為用不著。因為黑炭是小母狼,我覺得它可能看不上家狗,等到它成年應該會自己上山找公狼吧。”

“母狼?”路嚮明傻眼了,“黑炭是隻母狼啊?”

他在這邊也住了有一段時間了,黑炭的性格不說完全瞭解,也大概瞭解了個七七八八。

那麼頑皮好戰,又兇猛勇敢的小狼竟然會是個小姑娘,關鍵是,蔓蔓怎麼給一個小姑娘起名“黑炭”,這也太……不好聽了。

聽出了路嚮明的言外之意,路蔓蔓有些好笑的抬眸看他。

“誰說母狼不可以勇猛彪悍呢?要知道狼群中,母狼纔是在狼群中佔據主導地位的,它不厲害怎麼領導一個族群呢?”

大家都以為狼王隻能是公狼,其實並不是。

一個狼群中,狼王可以是公狼也是可以是母狼,它們倆繁育後代形成一個狼群,可以接受外狼進來也可以不接收。

隻是因為母狼需要繁育後代,精力更多的要付出在照顧小狼上,所以通常它們自己不願意當這個狼王。

但不管母狼是不是狼王,母狼在這個族群中都是享受特權的存在,妥妥的領導者。

它要不厲害,又怎麼能領導一個族群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下生存下去呢。

路嚮明緩緩點頭:“你說的對,是我狹隘了。”

路蔓蔓垂眸繼續切肉,心裡卻默道。

其實女人不也一樣。

在惡劣的環境下不厲害些,又要怎麼保護好自己和周圍的人?

隻等著別人來拯救,等來的或許隻能是失望。

靠誰都不如靠自己。

以後,該發瘋還是要發瘋,什麼與人為善,都沒有保護好自己重要。

當!

路蔓蔓手中的刀用力斬在菜板上,發出好大一聲,驚了路嚮明一跳。

這孩子怎麼了?

看著好像要砍人似的。

路嚮明摸了摸脖子,竟然蹭了一手冷汗下來。

“路叔叔好。”

院子口傳來沈浩宇的招呼聲。

站在灶房門口的路嚮明點頭回應:“小沈來了。”

他話音落下,黑炭就從門口竄了進來,昂著頭睜著一雙星星眼尾巴狂甩著求誇讚。

路蔓蔓放下手裡刀,拍了拍它的腦袋。

“黑炭真棒。”

得到誇獎,黑炭咧著大嘴,尾巴都快甩成螺旋槳了。

誇完黑炭,路蔓蔓走到灶房門口看著院子外扶著腳踏車的沈浩宇。

“腳踏車都扛下來了,準備去哪啊?”青翠欲滴的隨風微微擺動,其他地裡種的菜也都冒了頭,看起來一片欣欣向榮。雖然關了門,但濃鬱鮮香的魚湯味道還是爭先恐後的鑽進鼻腔,勾得孔坤心情更差。他特別想將這個院子裡一切可以看到的東西都給砸了,發洩心中的不快。目光惡狠狠的打量了一圈木屋和院子,他抬頭望了眼,正好和一雙金黃色帶著殺氣的鷹眼對了個正著。小蒼鷹沒有跟著路蔓蔓一起去堆放木材的地方,它就站在木屋屋頂,銳利的鷹眼一錯不錯的防備的盯著孔坤看,隨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