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商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繁商小說 > 七零全能美人,撩得軍官寵上天 > 第145章 這是不想好了

第145章 這是不想好了

林場大隊辦公室還有人。“找誰的?”看到外麵有人騎著車過來,辦公室裡的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短髮女人疑惑的走出來。“您好,我是來報到的知青,請問應該找誰?”路蔓蔓將車停好,笑著向女人打招呼。“知青?現在才來?”餘夢華奇怪的打量著路蔓蔓。他們這邊的知青一個多禮拜前就到齊了,宿舍、工作全都分好了,結果這人現在才來?路蔓蔓知道自己“來路”不正不好多解釋,隻將介紹信拿出來遞給餘夢華。“同誌,這是我的介紹信,您看看...“我——”

“滾!”

路蔓蔓怒斥,忍不住將剛戳在案板上的剔骨刀又拔出來提在手上。

噗呲一聲,她反手將刀捅進野豬肉中,用力向下一劃切下一大塊豬肉。

捅不了人,隻好捅野豬撒撒氣了!

齊修遠想解釋,他並沒有招惹別的女人,也沒有讓別人過來找麻煩,可他根本沒辦法解釋。

現在的結果就是蔡雪找過來了,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讓路蔓蔓異常憤怒。

路嚮明轉頭看了眼冷著臉專心卸豬肉的路蔓蔓,轉過身對齊修遠擺了擺手。

“你在這隻會讓蔓蔓更生氣,走吧。”

看著路蔓蔓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的樣子,齊修遠的心就好像被人死死攥緊,渾身都泛著疼。

站在原地片刻,他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,那就是路蔓蔓好像,徹底不要他了。

轉身,腳步踉蹌的走向他的腳踏車,齊修遠扶著車跨了幾次都沒能跨上車還差點摔倒,最後不得不推著車離開。

這輛車是路蔓蔓送給他的,之後東窗事發被她抵做那些天的生活物資不要了。

當時她送給他有多開心多憧憬未來,現在他看到就會有多心痛多悔不當初。

齊修遠心如死灰的推著車走遠。

路嚮明看著他遠走,嘆了口氣。

“你和小齊……”

“不要和我提他。”

路蔓蔓將手裡剛卸下來的肉丟到案板另一側,抬眸冷淡的看著路嚮明再次強調。

“我和齊副營長之間已經解除了婚約,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乾,不要總是將我們擺在一起講,我不喜歡。”

路嚮明連連點頭:“好好好,不提他,以後都不提了。”

好不容易和女兒感情有所回溫。

因為一個外人再被打回到最初的狀態,實在得不償失。

再說沒有齊修遠,也還有別的青年才俊。

世界上好男兒那麼多,他的女兒這麼優秀,還怕找不到好物件?

就算不找物件又能如何?

隻要女兒喜歡,她愛怎麼活就怎麼活,誰也不許說閒話。

環看了一圈周圍,路嚮明試探的問:“在這裡住不開心的話,去京城怎麼樣?我找人給你個推薦,你這個年紀上個工農兵大學正好。”

齊修遠在這裡,那個蔡雪就肯定也會想方設法的留在這邊。

就蔡雪那性子,今天被打走也隻是暫時的,說不定後麵還要搞出什麼事。

既然都不想和齊修遠有什麼關係了,那不然就跟他回京,那邊的生活怎麼也要比這邊方便些。

路蔓蔓卻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了,榆樹林場的知青身份是我找劉經理託人辦的,才待在這邊一個月就走影響不好,暫時就先留在這邊。”

她不知道這個知青身份是路嚮明託人給她弄來的,一直以為是劉順達託關係幫她搞到的。

她倒是可以拍拍屁股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,但對劉順達的影響太差了,不能這麼幹。

“而且,我又沒做錯,為什麼是我走?”路蔓蔓哼了聲。

蔡雪找麻煩就讓她來。

不過下次再過來,她可就放黑炭和小蒼出來和她打招呼了。

路嚮明知道路蔓蔓不怕,但還是擔心她吃悶虧,忍不住又勸了句。

“你放心,你要走的話不會對那個劉經理造成什麼影響,關係已經託了,什麼時候走留多久,對方都不會在意。現在剛好是九月份,京城大學工農兵學院正在招收學員,現在報名,明年三月份就可以入學,正正好。”

相比於路蔓蔓在這邊插隊,路嚮明更希望她可以走入學堂學習。

受他的愛人孟千雲的影響,路嚮明覺得女孩子多學一些知識,對她自己來說絕對是件好事。

“不了,我現在不想去上學,再等幾年吧。”

路蔓蔓知道路嚮明勸她學習是為她好,她領這個情。

但工農兵大學,哪怕是京城大學的工農兵大學她也不會去上。

因為工農兵大學生的文化水平參差不齊,很多人上學根本就不是去學習的,而是去搞活動的。

教師沒辦法正常開展教學活動,去了能學到什麼東西?

就算要去上大學,她也要等重新高考後透過高考考進京城大學,現在的工農兵大學就算了。

她現在不想去京城,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邊即將迎來最複雜最混亂的一段時期。

在這段時期返回京城,如果她隻是個普通人,去也就去了,生活確實會過得很好。

可她不是。

雖然她不想承認,也沒有承認自己是路嚮明的女兒。

但外人不會這麼想。

她和路嚮明流著一樣的血,她的身上就烙印著路嚮明女兒的烙印。

就算路嚮明沒有爭權奪利的心思,他處在這個位置,就會成為所有人關注的目標。

再加上之前對她出手的人還沒抓到,現在去京城,不是上趕著讓自己陷入危險嗎?

這幾年,她不僅不會去京城,還要離京城遠遠的。

路嚮明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,他隻想給女兒最好的生活。

在他看來,京城他有人脈有勢力,可以更好的保護路蔓蔓。

但她不願意,他也就不強求。

女兒願意喜歡在哪就在哪,還是那句話,她開心就好。

結束離不離開的話題,路嚮明笑嗬嗬的對小李招了招手,將他一直提著的布袋子接過來。

“今天我去鎮上逛了一圈,覺得這幾款點心挺好吃的就給你帶回來些,你待會兒嚐嚐。”

其實路嚮明去鎮上還看到了幾件好看的裙子和鞋子,可惜他現在和路蔓蔓的關係還沒緩和到可以給她買衣服的程度。

所以隻能退而求其次的買了一些點心帶回來和她一起分享。

隻是一些吃的,路蔓蔓確實沒有拒絕。

擦了擦手將袋子接過來道了聲謝。

“謝謝。”

依舊沒有叫爸爸,但路嚮明不在意,看她接過袋子笑得很開心。

這邊路嚮明正在積極緩和著與路蔓蔓之間的關係,另一邊京城的陳誌聖教授卻急得抓心撓肝的對一旁的助手抱怨。

“不是說好這幾天就回來複查調整藥方的嗎?人呢?藥都不回來拿了,他這是不想好了啊!”路蔓蔓”。發現他認錯了人,路向陽一家極為配合的一路上一直在喊路滿滿為“蔓蔓”。他在路上問路向陽一家究竟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會被族長家的人追。路向陽家的解釋是,族長看上了路蔓蔓,想要強迫他們家將蔓蔓嫁給他的傻孫子。他們當然不同意,就跑了。族長對他們逃跑很不滿,揚言要打死他們,就一路追捕他們,還好遇到了楊勝利,不然他們真要被抓住打死了。路向陽家的解釋,讓楊勝利將劉愛國和潘建勇得到的兩種不同資訊,合理化了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